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行情

收购图森未来失败,亚马逊的下一个目标是谁?:亚博集团

AG亚博集团|时隔谷歌、苹果之后,电商大佬亚马逊也再一对汽车行业“杀掉”了。国内媒体在旋即之前报导了一则新闻称之为,亚马逊于是以和著名自动驾驶货运公司图森未来商讨并购事宜,半个月后,亚马逊CEO贝索斯在全体员工会议上回应自己对汽车行业最近的发展很感兴趣,“这个领域再次发生了如此多的事情——Uber化、电气化和联网汽车,这是一个令人著迷的行业,我对整个行业的发展都深感激动”。贝索斯激动的同时,亚马逊立刻第一时间了动作,其在今年年初展开了2笔涉及投资,还包括在2月7日参予的硅谷自动驾驶公司Aurora总计5.3亿美元的融资,以及电动汽车创业公司Rivian总计7亿美元的融资。

不过前有谷歌母公司Alphabet、苹果公司做到自动驾驶,亚马逊又为何不自己研发自动驾驶技术呢?这条路其并非没尝试过。并购自动驾驶公司背后的原因早在2017年,曾有媒体报道称之为亚马逊重新组建了一支探讨于无人驾驶技术的团队协助公司提升物流部门包覆仓储的效率,但与谷歌Waymo、苹果自动驾驶部门有所不同的是,该团队不必要研发自动驾驶汽车,而是研究如何利用自动驾驶汽车提高车主效率,可以说道该团队更加类似于一个“智囊团”。除此之外,亚马逊云计算部门AWS也曾发售过DeepRacer自动驾驶小车,不过该车只是一个1:18比例的汽车模型,并不是显硬件产品,研发的目的也只是让开发者需要配上AWS平台,通过自动驾驶小车掌控增强自学的科学知识。无论是售价399美元、续航2小时的亚马逊自动驾驶小车还是”智囊团“并无法必要协助亚马逊减少运输成本亦或修筑新的运输方式,于是亚马逊最后仍必须谋求涉及领域公司的协助。

目前亚马逊就在与自动驾驶卡车初创企业Embark合作,由Embark协助其运输部分货物。那么这种合作模式之下,为什么亚马逊还要并购图森未来呢?这就要从运输成本想起。虽然亚马逊和Embark进行合作,但用于自动驾驶卡车运输货物也只是十分小的一部分,并无法直观的为其减少运输成本。

据涉及数据表明,2018年亚马逊的交付给成本多达270亿美元,而前不久分析师LoupVentures透漏,上个季度亚马逊的运输成本下跌了21%,超过了73亿美元。一方面是运输成本,另外一方面随着物流行业的较慢发展用户对于货物仓储的速度也明确提出了更高的拒绝。亚马逊首席财务官BrianOlsavsky曾在4月份透漏,公司将投放8亿元将Prime会员的免费”两日约”延长到“一日约”,而这背后似乎必须物流更为智能、自动化的反对。预示着运输成本的提高,派生出有的问题也逐步显露出来,公司营收增长速度上升就是其中之一。

根据亚马逊透露的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表明,Q1亚马逊的营业利润为44亿美元,但其季度营收仅有快速增长了16.9%,这是自201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重重问题之下,通过并购自动驾驶/电动汽车公司似乎需要必要协助亚马逊的核心电子商务业务,助力其构建“最后一英里”的物流战略,同时也需要减少其整体的运输成本,提高运输效率。下一个并购目标是谁?在并购新闻传出之后,图森未来的CEO陈默在对此时回应,会拒绝接受被并购的结果。

这间接宣告了亚马逊收购计划的首个目标以告终收场,但如果要以并购的方式来增进业务快速增长、构建降本增效,亚马逊的下一个目标不会是谁?只不过从图森未来身上,需要显现出亚马逊自由选择并购目标的一个标准,还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一、业务技术层面与亚马逊业务与众不同,图森未来专心于公路运输场景下的自动驾驶卡车系统研发,这需要与亚马逊的运输业务构成极致的配上,用自动驾驶代替人力成本,同时昼夜一触即发的自动驾驶卡车也需要提高运输效率;二、享有核心技术,并早已享有可行性的落地有可能。图森未来主要做到得就是自研自动驾驶卡车系统,其在技术层面享有一定的优势,并且在落地层面也早已有了可行性的探寻。目前,其早已与美国邮政达成协议合作,为美国邮政获取自动驾驶运输服务,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邮政服务中心和德克萨斯州达拉斯配送中心之间往返运输货物。

三、收购价格,除了业务和技术之外,通过亚马逊的目标自由选择也需要推倒发售其需要拒绝接受的收购价格范围。作为今年2月份刚刚已完成9500万美元D轮融资的公司,图森未来当前估值早已多达10亿美元,这也需要从侧面解释亚马逊收购价格的范围。基于此我们挑选出了3家自动驾驶/电动汽车公司,指出它们很有可能沦为亚马逊并购的下一个目标:1、Rivian前文早已有提及这是亚马逊参予投资的一家美国电动汽车企业,目前该公司旗下发售了两款车型,一款是电动皮卡R1T,另一款则是SUVR1S。

AG亚博集团

Rivian发售的两款车型都具备极强的越野能力、打破650公里以上的续航里程等优点。其中R1S的最低时速可以超过201公里/小时,过河深度0.75米,并且该车配备了自适应阻尼器和固定式空气悬架,需要在各种环境中很好的行经。有业内人士指出,亚马逊之所以投资Rivian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因为亚马逊对Rivian的平台感兴趣,因为该平台需要根据其可观的全球物流市场需求研发专用车辆,而亚马逊也需要借以转变仍然以来美国邮政和UPS等传统合作伙伴的运输方式。

在近期一轮融资中,Rivian公司的估值在10亿美元到20亿美元之间,与图森未来的估值比起,这并非是亚马逊无法拒绝接受的价格。2、Aurora要想要去找一个类似于图森未来的”备胎“,只不过Aurora比Rivian更加合适。

Aurora正式成立于2016年,是一家侧重于软件技术的自动驾驶公司。该公司的三位创始人曾在Uber自动驾驶部门、Waymo前身谷歌自动驾驶项目、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工作,具备非常丰富的自动驾驶领域涉及经验。

Aurora在自动驾驶传感器的研发、自动驾驶汽车嵌入式算法的解读以及软件和数据产品研发能力等方面十分引人注目,其需要为车企获取自动驾驶解决方案。而亚马逊在投资该公司的时候也具体回应,Aurora的自动驾驶技术无论是在订单遵守中心还是路上都很有可能协助其员工和合作伙伴的工作显得更为安全性、更加有效率。目前大众汽车早已和Aurora进行合作,其计划将Aurora的技术统合到大众旗下的各种车型之中,而除了大众,国内造车新势力之一的拜腾也和Aurora进行了合作。

整体来看,Aurora与亚马逊的业务契合度十分低,亚马逊在投资它之前也曾在公司年度文件报告中提及其指出“运输和物流服务”类公司是自己的竞争对手。那么将输掉的核心技术供应商并购变为自己的“利器”,对于亚马逊而言似乎是利益最大化的自由选择。

今年1月份,有消息称之为Aurora在已完成新一轮融资后估值将多达20亿美元,而Aurora也迅速就已完成了该轮融资。虽然估值比较较高,但面临如此给定的项目,亚马逊也许一咬牙就“夺下它”也说不定。

3、Einride与前面提及的两家公司有所不同,Einride是瑞典的一家自动驾驶初创公司。该公司专心于电动自动驾驶卡车的研发,目前其自动驾驶卡车驾驶员水平早已超过了L4级别,并且早已取得了瑞典当地政府表示同意,需要在公共道路上运输货物。Einride的T-Pod自动驾驶卡车享有十分前沿的设计,该卡车的设计舍弃了传统卡车的驾驶室设计,操纵人员需要在数公里之外对车辆展开掌控,并且可以同时监控掌控10辆卡车。

T-Pod电动驾驶员卡车载重为26吨,据媒体称之为与必须司机驾驶员的卡车比起,这一类卡车预计需要增加货物运输途中60%的成本。目前T-Pod自动驾驶卡车早已在为物流厂商DBSchenker获取车主服务,主要是仓库与货物目的地之间的短途运输。从技术产品以及落地应用于的层面来说,Einride真是就是亚马逊的“理想型”。

只不过纵观整个电商市场,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智能物流早已沦为了各个电商布局的重点,目前在服务公司、包、运送、仓库管理等方面都早已需要通过AI技术、软硬件产品构建智能化,只有在运输这一环节,全球范围内都是少数企业在展开自动驾驶载运的尝试。随着自动驾驶技术的大大发展、政策的不断完善、以及C末端用户对于仓储的拒绝大大提高,利用自动驾驶卡车展开运输必将会沦为一种趋势。并且自动驾驶卡车运输货物的驾驶员环境比较非常简单,比如仓对仓、点对点的公路运输,港口场景的自动驾驶载运等。因此对于亚马逊这样的电商公司而言,并购一家靠谱的自动驾驶公司相等于将未来最重要的竞争力做到在自己手中。

不告诉亚马逊最后又不会如何自由选择呢?。

本文来源:AG亚博集团-www.paastalk.com